欢迎访问微笑狗健康官方网站!
你的位置:主页 > 母婴 >

一起来看看小学生近视问题触目惊心

2021-06-13 16:58 | 人围观 | 评论:

曾几何时,谁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会被认为是“文化人”。现如今,当你走进小学校园,就连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每个班都能找出几个“小眼镜”。有些临近毕业的年级,近视学生甚至占到了一半。

大多数家长认为,近视不过就是添一副眼镜而已。其实,随着眼中黑板上的字迹越来越模糊,架在鼻梁上的镜片越来越厚,不少孩子学习兴趣下降,户外运动减少,自信心受打击,报考、就业前景堪忧,其他眼疾隐患增多……直到这时,家长才追悔莫及。

现实少小患近视,老大徒伤悲!

每次出门认错人,夏天再热也不能游泳,戴隐形眼镜发炎……30岁的王女士很懊恼自己的近视眼。今年秋天,她终于忍受不了19年戴镜之苦,上医院做了准分子激光手术,把眼镜扔了。

“小学五年级时,我坐在教室中间位置,看黑板上的字就有些模糊了,但害怕家人吵一直不敢说。”为什么不敢说,因为她经常深夜卧在被窝里,开个小灯偷偷看书,结果把眼睛熬近视了。由于看不清黑板上的板书,还是小学生的她每节课都得支着耳朵听,但还是一知半解,慢慢课业就落了下来。终于,随着期末考试成绩的公布,她的近视在父母面前“曝光”了。

“那年暑假,我配了第一副近视眼镜,两眼各150度。因当时戴眼镜的很少,六年级一开学,一些男生追在后面喊我‘四眼田鸡’。”王女士回忆,这使得她精力分散,学习积极性受挫,少了往日的活泼,因近视落下的成绩也并没因为戴眼镜而回升。熬过了小学,初中王女士镜片增厚了两倍还多,各480度。

高中三年,她很勤奋,凌晨5点起床背单词,晚上9点晚自习回家再学两个小时。虽然成绩有起色,但前面的基础知识没打好,高考不太满意。

“高中,我的近视度数一年一长,高三定格在了800度左右。”王女士说,镜片厚了一圈又一圈,眼镜换了一副又一副,眼球前突、黑眼圈密布,鼻梁两边也留下深深的印痕。上大学后,她果断地取下框架眼镜,换戴隐形眼镜。每天小心翼翼地戴、取、揉搓、浸泡消毒镜片……但经常因为上课忙,晚上摘镜晚了,或天气风沙大、干燥,而两眼红红。没办法,只能摘了,红眼退去再戴,后来落下了角膜炎的毛病,不得已重新配了一副框架眼镜。

王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小学五年级配第一副眼镜到现在,共配了8副框架眼镜、两副隐形眼镜。戴隐形眼镜的两年多,还用了差不多10瓶洗眼液。按平均一副眼镜450元、一瓶洗眼液30块钱来计算的话,再加上前阵子做准分子激光手术的7000多元,这19年在近视上的花费至少1.2万元。如果算上她曾尝试的针灸、按摩、保健品等治疗近视的费用,以及做准分子手术“误工”一个多月,花费就不止这些了。

现在,王女士虽做了准分子手术,但高度近视有可能造成的青光眼、视网膜脱落等隐患,却并未消失,而近视给她学生时代带来的心理阴影,也无法弥补。

调查小学生近视患者近三成,几十年后,他们的下一代近视几率会更高

19年前,还上小学的王女士,班上只有她一人是近视眼。如今,再走进小学校园,像王女士一样早早戴上近视眼镜的孩子,早已屡见不鲜了。

今年6月,国家统计局郑州调查队工业与检测处公布的抽样调查显示,小学生视力不良率达到28.33%。当月,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在郑州中方园社区外国语小学为886名小学生检查眼睛视力,结果306名学生患有眼科疾病,其中四分之一的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屈光不正。

12月20日上午8点,天气阴冷,当《大河健康报》记者赶到郑州市二院4楼眼科门诊时,走廊里挤满了排队等候的儿童和家长。在散瞳、验光、配镜区外,座椅上坐着、门口站着的都是几岁至十来岁的孩子。戴着试镜架的孩子四处走动,充满好奇,而守在旁边的家长则神色忧虑。

“前段时间,孩子老是眯眼看东西,问他咋回事也不说。最近,他作业总不能按时完成,一问,才说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我赶紧带他来检查视力。”市民刘女士焦急地说,“这次是散瞳后来复查的,结果左眼0.6、右眼0.8,是真性近视。”

“每到周末,儿童眼科门诊就爆满,每天挂号的患者就有100多人,其中近视占了很大比例。”郑州市二院眼科主任医师、郑州市儿童眼病诊治中心主任王素萍说,每当假期快结束时,前来检查眼病、配近视眼镜的孩子就会增多。

近几年,该院经常组织专家到郑州市二七区、金水区的多个学校普查视力。王素萍明显感觉到,过去12岁以后近视高发,但现在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患近视的人就多了,到了五六年级,很多班上有一半左右视力表检查达不到1.0。

微笑狗健康网:一起来看看小学生近视问题触目惊心





  •  
  • 匿名发表
人参与,条评论
合作联系QQ:252896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