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微笑狗健康官方网站!
你的位置:主页 > 心理 >

性趣不同步 两人皆痛苦(1)_TOM女性

2021-06-15 04:59 | 人围观 | 评论:

  倾诉女主角(化名),26岁,职员

  故事男主角(化名),33岁,销售

  美兰在邮件中告诉我,她和海崖结婚四五年了,但她觉得彼此之间很少有开心的日子,最近一年,她特别迷茫,每晚都不停地做梦,人很累,甚至想到过死。

  我很想帮助美兰从这种痛苦的生活状态中解脱出来,于是很快约她见面。她身材娇小,面孔清秀,看上去像一名在读的大学生,然而由于背负着心理“包袱”,她眼神恍惚,声音也很低沉,整个人显得很没精神。

  一束鲜花,俘获我心

  我从小就是个皮大王,读小学时,老师动不动就会找家长,抱怨我成绩差,又不遵守课堂纪律。为此,我妈妈很不开心,管我叫“野人”,三天两头教训我,可是成效不大。爸爸是个内向人,他很疼爱我,也拿我的顽皮没办法,只好天天叹气。

  长大后,我读了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替自己找出了年幼顽劣的心理根源。我天生视力不佳(弱视加斜视),某种意义上讲是一个残疾孩子,心里其实很自卑,所以就“虚张声势”,以顽皮、不守常规来吸引父母和老师的注意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没交到什么朋友,更没有男孩子喜欢过我。

  我父母也很担心视力障碍会耽误我一辈子,在我21岁那年,他们拿出辛苦积攒的一笔钱,带我到大医院做了矫正手术。手术很成功,家人和亲友都替我高兴,我也开开心心地来到上海打工。不久,经熟人介绍,我认识了海崖,他比我大好几岁,我觉得这个年龄差不错,自己可以仗着年轻,多得到一些呵护。

  接触了几次,我对海崖没太多感觉,不过他对我蛮关心的。有次我得了流感,他又打电话,又上门探望,还送了一束鲜花祝我早日康复。叶梓姐,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长这么大我从没收到过鲜花,那天看到海崖手里的鲜花和关切的目光,我心里热乎乎的,一下子对他印象非常好。过了几个月,海崖正式向我求婚,我答应了。因为他也不是上海人,我妈妈不太满意,嫌我们两家距离太远,但我很珍惜第一次的心动,2002年年底嫁给了他。

  我轻轻地问她,海崖那时送的是玫瑰吗?美兰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记不得花的品种了,还说包装得也很简单。话没说完,她已泪光闪闪,目光中流露出几分留恋。

  婚后分居,他连出状况

  结婚后不久,海崖就失业了,一连四五个月都没找到工作。眼看就要过年了,我和他商量,不如回家把喜宴办了。我和海崖在家乡补办了一场结婚典礼。那一年的春节是在我家过的,大年初二海崖就提出要回上海找工作,我也觉得挣钱养家很重要,就同意他一个人先回上海,我留在家里走走亲戚。正好有个亲戚说深圳有发展的机会,在她的鼓动下,我没回上海,去了深圳打工。

  于是我们开始分居。刚开始,海崖还常和我通电话,渐渐地联系越来越少。有天晚上都11点多了,我收到海崖的电话,他那边声音很吵,我正想问他是不是在外边,就有一个女人在电话里说:“你再不回来,我可要陪他睡了。”说完还笑了起来。我吃了一惊,问那个女人是谁。海崖说是他朋友的老婆,平时就喜欢开玩笑。我听出事情不对劲,就算是朋友的老婆,哪能开这种玩笑呢?可是我不在海崖身边,没办法核实,只好不追究。

微笑狗健康网:性趣不同步 两人皆痛苦(1)_TOM女性





  •  
  • 匿名发表
人参与,条评论
合作联系QQ:252896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