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微笑狗健康官方网站!
你的位置:主页 > 心理 >

口述:回来把老公捉奸在床

2021-06-15 11:11 | 人围观 | 评论:

  年龄:45岁

  职业

  我跟孟萍的交往并不深,只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我们几次在朋友家碰到了。最近一次碰到,忽然就觉得聊得很投机,她竟把我拉到她住的宾馆,从晚上八点半一直聊到半夜。说我们聊其实也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她在对我说,她讲起来以后根本不容我插嘴。

  孟萍留一头梳理得非常整齐的短发,着一套咖啡色的西装,眼光敏锐,透出她绝对是一个智慧型的女人,挺直的背和腰使她显得不容冒犯。我们聊得那么起劲是因为说到目前的一个热门话题——老单身女人的生活,她说她想跟我说说她自己——从离婚后,她已经单身十来年了。

  孟萍觉得自己的单身生活是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她笑笑说:“也许我太优秀了,只能选择单身,现在就是这样,优秀的女人很难嫁出去的。”

  其实,听完她的故事,我觉得远不是“优秀的女人很难嫁出去”这么简单。

  婚姻太伤害我,所以离婚后就不想再结婚,但生活中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有时候真让我发疯。可能没有过婚姻生活的人选择单身会好一些,但有过婚姻的人做这种选择就感觉非常难,非常无可奈何。不说精神上的寂寞,光是生理上的需求就受不了。跟你很直率地说,随着年龄的增大,我的性需求还越来越强。所以,就陷进了跟他的关系里。

  他比我小十多岁,真的好年轻。

  金钱与爱情的关系似乎是个古老的话题,又是个常说常新的题目。最近一台以“金钱游戏”命名的电视节目,还专门讨论了“金钱能不能买到爱?”对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生活中确实有用钱买“爱”的现象,比如“姑娘嫁老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和美国的“No Money No Honey”(没有钱就没有爱)一样;也有人说“情意无价”、“千金难买”,为爱结合,就应该“无偿奉献”。

  

  我从来都不把钱看得很重。

  四年前到北京来出差的时候,有一次在一家好一点的发廊做头发,一个染了一撮黄头发的小伙子给我做的。他站在我的身后,时不时地弯腰跟我说话,他的脸都快要碰到我的脸了。

  我真的有一些冲动。

  他按住我的肩,轻声问我:“小姐,您是不是有一些喜欢我?”

  我吓得心一阵乱跳,不敢抬头看他,只说:“你应该叫我阿姨。”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就松开我,继续做我的头发去了。

  我难过极了。做完头发,连看都没有看他,交了钱就尴尬地逃走了。我能感觉到我身后的视线,那个快能当我儿子了的小伙子,一定从心里看不起我。他一定知道我的心理活动的。

  谁知道呢,也许我应该放纵一下自己的。但我害怕再走向一个我无法控制的故事。你肯定感觉出来了,我是一个喜欢控制局面的人,可我没有控制好我的婚姻,我离婚以后的生活是可以由我自己一个人控制的,我不能让自己再失控了。

  有我这些心态,肯定很难找到再婚的对象,所以我也不打算再结婚了。

  可是即使我这么明白自己的心态和处境,我还是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

  从北京出差回来后,我的梦里老出现那个发廊小伙子的脸。一醒过来,我就睡不着了。

  有一天,我到银行办理一笔业务,本来都是我的业务员办的,我正好有事路过银行,就自己去了。

  在银行,我认识了一个办事员,28岁,可谓仪表堂堂。

  我跟他一见面,就有了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一下就爱上他了。

  我们相差虽然有十几岁,但我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跟他聊得火热,以至边上的一个女孩,一直用鄙视的眼神看我。我想她一定觉得我的样子很下贱。

  

  我问他:“正好有朋友送我两张歌剧表演的票,你去不去?”

  他马上就答应了。在我们那种小城市,很少有什么歌剧表演的。

  我们在约定的剧院门口见面,去的时候,我把自己最时髦的衣服穿上了,还到美容院化了妆。我就象走火入魔一样。

  我没有心思听歌剧,他好象也是漫不经心的。剧院里有好多空位。要是什么流行歌手来,肯定就不是这种情况了。

  开始我坐在座位上还挺尴尬的,但他没有。他很快就握住了我的手,并且轻轻地抚摩着。

  我已经很久没有跟男人亲热了,所以象小女孩那样激动、害羞。我把手缩回去,他伏到我耳边说:“您不打算拒绝我吧?”

  我没有吭声。

  他又说:“我是一个人住的,等戏完了我们去我那里行吗?”

微笑狗健康网:口述:回来把老公捉奸在床





  •  
  • 匿名发表
人参与,条评论
合作联系QQ:252896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