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微笑狗健康官方网站!
你的位置:主页 > 心理 >

极品孝子竟然把我和婆婆比

2021-06-15 11:14 | 人围观 | 评论:

  我嫁给了一个孝子

  老实、稳重、知书达理,这几乎是所有长辈对靖一的印象。尽管初次见面,我对靖一根本就没有来电的感觉,但随我同行的母亲愣是相中了他,介绍人还没有提议,母亲就主动邀请人家来我们家作客。母亲的做法让我很伤自尊,就算我现在是久待闺房的老姑娘,但凭我的条件也没惨到嫁不出去,这么急做什么呀?好在靖一的母亲在一边爽快地替他答应了,总算没让我太丢面子。

  就这样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在我自己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桩亲事的时候,大人们已经将我们的婚事敲定了,并且连结婚的日子都定下来了。想想自己为了寻找心底的那份真爱,左挑右拣了许多年,最终还是没能逃脱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心里忍不住有几分不情愿。不过,婚姻终究不能等同于爱情,它的实质本来就是柴米油盐居家过日子,而靖一看起来实在不是一个坏人,况且我们各方面的条件也很般配,想到这我心里便又释然了

  大喜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我也开始忙碌了起来。一天,靖一突然表情严肃地要我承诺,以后一定要好好待他的母亲,否则我们就不结婚。看着靖一那副认真得近乎凝重的神色,我忍不住笑了,好歹我也接受过高等教育,孝敬老人我还不知道吗?

  见我点头了,靖一的神色才缓和下来。靖一早年丧父,靖一妈因为担心自己再嫁会让靖一受委屈,一个人撑起了家,将靖一养大成人。因为我和靖一的单位都不算小,加上我们都属于晚婚,所以前来祝贺的人特别多。送走最后一个闹洞房的人,我身上的骨架子都快散了,我没有和靖一客气,自己先去浴间洗浴,说真的,对于接下来的事,我心里又紧张又期待,我向来就是一个传统的人,我将自己的第一次坚守到了新婚之夜。可当我洗浴完毕回到新房时,却不见了靖一的身影。大约又去送什么客人了吧?我暗自想,便和衣躺到了床上等靖一的归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靖一依然没有回房,靖一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一种不祥之感袭上我的心头,我立即起身敲响了靖一母亲的房门。令我惊讶的是,靖一正躺在他妈妈的床上打着呼噜!我气得转头就走。过了好大一会儿,靖一才回到我们的房间,尽管他一再向我解释因为太累的缘故,在陪母亲说话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可我的心里还是起了一个大大的疙瘩。

  一天,靖一在浴间里洗澡,我听到他在喊他妈妈过去帮他擦背,我当时以为靖一喊错了,便一边答应着一边推开浴间的门。可当我推开门后,正赤裸着身子的靖一却让我出去,说是在喊他妈妈,这时,靖一的妈妈也过来了,她进门二话没说,绾起衣袖便帮靖一擦起了背。他们的举动让我呆住了,这成什么体统啊?我急急地奔出了浴间。

  当我向靖一提起擦背一事时,靖一一脸的无所谓:“这有什么呀,我妈都帮我擦了三十年的背了!”我差点被靖一的话噎死。不会是我少见多怪吧?但既然他们都无所谓,我也省得去烦这个心了。

  人们常说婚姻是一个磨合的过程,这个过程说到底就是一个相互接受的过程吧。尽管我有着十二分的不乐意,但我还是渐渐接受了靖一每天晚上都要陪他妈妈说话半小时、常常会像小孩子那样在他妈妈跟前撒一下娇、别人不能在靖一面前说半句对靖一妈不恭敬的话等事实。

  谁叫我嫁了一个孝子呢?我常常这样自我解嘲。

  丈夫破坏了婆婆的爱情

  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感到靖一可能并不是靖一妈惟一的精神寄托。事实正如我所预感的那样。

  那天,我无意中在街心公园里看到靖一妈正和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子坐在长椅上交谈,他们谈话时身体靠得很近,而且讲话时动作很随意,全然没有普通男女间的那种距离感,我甚至看到那个男子轻轻地拉了拉靖一妈的手。就在我为是走过去打招呼,还是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就此离开时,靖一妈看到了我,我看到一丝不安从她的眼里掠过。她匆匆和那个男子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快速来到我跟前。

  

  “以前的老同学,今天偶然遇到了。”靖一妈此地无银三百两。

  “妈,您辛苦这么多年了,也该替自己考虑考虑了!”我轻轻搂着靖一妈的肩膀说。

  靖一妈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像个羞答答的小姑娘。“快别这么说,被靖一知道多不好!”靖一妈嗔怪地对我说。

  “我看刚才那位大叔就很不错!”我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或许是我的话说到了靖一妈的心眼里,靖一妈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她告诉我那位男子是她童年时的伙伴,他的妻子也去世许多年了,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追求她,她曾经试探过靖一的想法,靖一坚决不愿意接受新爸爸,她只好作罢了。现在靖一结婚了,她还真有建立一个新家的念头。

  “不知靖一会不会同意?”靖一妈轻轻问我,更像是在问她自己。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我拍着胸脯打起了包票。

微笑狗健康网:极品孝子竟然把我和婆婆比





  •  
  • 匿名发表
人参与,条评论
合作联系QQ:252896074